跳到主要內容

ADHD與亞當.李維(上):兒童期和少年期的樣貌


C:\Users\JACK\Desktop\第一篇文的生產史\資料\Adam Levine\圖片\rs-212937-rexusa_1887042a.jpg
圖片取自: Rolling Stone

亞當.李維(Adam Levine)是流行樂團魔力紅(Maroon 5)的靈魂人物,身兼主唱、吉他手、詞曲作家,演員,曾擠下貝帥榮登世界最性感的男人。「Su-gar-Yes please-Won't you come-and put in down on me-」,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就是他的創作。他創作的歌跨越海洋,來到上萬公里外的會談室裡幫了我一把。

在我眼前,11歲的過動症男孩個案,正拿著空氣麥克風瞇眼高歌;我的提問讓他感到不大自在。


「Su-gar-Yes pleaseeeeee-」男孩刻意拉長尾音,蓋住我已經重複的再次提問。
「你覺得ADHD對你的影響是什麼?」(ADHD,「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的英文縮寫)
「I'm hurting baby, I'm broken down. I need your loving, loving. I need it now-」

男孩唱得很嗨、眉眼俏皮,好像九點鐘方向坐滿熱情鐵粉,沒打算搭理坐在六點鐘方向的我(還是說其實他已經用歌詞回答我了?)。

我再問:「你很喜歡這首歌,是嗎
他很快地點了點頭,我竊喜,說:「那你知道主唱Adam Levine他也有ADHD嗎
他的歌聲突然中斷,我趁勝追擊:「你想不想知道ADHD對他的影響?」

男孩急忙九十度轉身,咧嘴衝著我笑,點頭如搗蒜。Yes! 終於,我成為他注意力的焦點。

注意力缺陷過動症在兒童期和少年期的樣貌

讓我們先來聊聊什麼是ADHD吧!這四個字母是「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的簡稱,也就是一般俗稱的「過動症」。多數人想到ADHD時,常會先聯想行為上的問題,也就是「上課中在教室裡走來走去」、「總是動個不停」的過動;「別人講話像是沒在聽」、「交代的事老是忘掉」、「頻頻分心、發呆或神遊」的不專心;還有,另一個全名中沒有標明的特質向度,叫做衝動,常常反映在「急著搶答或插嘴」、「沒耐心等待」和「動作/行動前未經思考」。

美國演員、導演、《鋼鐵人2》的編劇賈斯汀 . 塞洛克斯(Justin Theroux),也是過動症患者;他這樣描繪自己童年時期在學校中面對著的困難:

「我沒有辦法對一件事情保持專心,那就像是要我嘗試咬下一顆網球。」
「你的腳趾開始打拍子,而你的手也在動,然後下一件你知道的事是,你正抓起一支鉛筆,破壞它後,把它扔了出去。」
「閱讀是很艱難的事,讓你覺得好像怎麼樣都不可能辦到。」

讓我帶大家去一間教室,那裡有小亞當.李維。他坐不住,無法專心,寫不完學校作業。2014年接受專訪時,他表示自己是在十幾歲時,被醫師診斷為患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它讓我沒辦法好好坐好、很難專心,事情都只做一半;我在學校面對的這些挑戰讓我好挫折,每天都在搏鬥,掙扎得很辛苦。」亞當.李維回憶。

「我也是!上學是最痛苦的事情,是地獄啦——」我眼前的大男孩大吼後,急著發問:
「那後來呢? 李維還繼續上學嗎?」
「嗯,有唷,李維跟你一樣,自從他的困難獲得醫師正確診斷,他的故事開始有了一些轉向。」


「當我知道這是一個『真實的』醫學情況——我有ADHD,真的對我很有幫助。這個診斷解釋了為什麼我無法好好念書、動來動去、作業寫不完,讓我明白我在學校中碰到的挑戰是怎麼發生的。」亞當 . 李維分享他人生中第一次獲得ADHD診斷時的心情。

少年亞當.李維從新站上正確認識自己的起跑點,而專業人員和家人協助他找到,再起跑後減少被石頭絆倒的方法。「我爸媽在我成長階段中給我很多支持,他們很偉大,對我付出很多耐心,特別是當時我爸媽跟醫師一起幫我找出一個規劃,那套方法讓我能有效處理我的生活,幫助我進步。」

藉著藥物協助、家人支持與有效的因應策略,亞當
李維在高中的學校表現各方面都能兼顧;「我覺得我同學不會發現我和他們有任何不同,但是,就我個人而言,學業讓我吃盡了苦頭,即使我知道當時我是可能表現得很好,每天我還是感到很困難、艱辛。」

故事讀到這裡,你是不是就覺得已經結束、有了美好的結局? 反正在青少年時期的亞當.李維已經學會了一些「教室求生術」,從破綻百出的「問題學生」變成「跟別人看起來一樣」的學生,這不也就代表他「好了」、「沒事了」了嗎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繼續閱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不專心」跟你想的不一樣!——認識大腦執行功能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 最廣為人知的困難是「不專心」。多數人對此症狀的想像,還停留在一個坐在教室裏頭的「過動兒」對老師教的東西「心不在焉」

成人ADHD台灣現況:隱形的診斷

醫界發現過動兒如果沒有及早治療,有六成左右到了成人期仍然會有明顯症狀;因此,早點正確認識,就能早點開始學習管理你的ADHD。

但是,要能「早點正確認識」,不論在美國還是台灣,過去和現在,都還是困難重重。為什麼呢?

新書推薦: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

最近有一本ADHD主題的中譯新書即將上市,推薦給家有ADHD青少年、你/妳本人有或者伴侶有ADHD的對象。

這本翻譯書的原文作者湯馬士‧布朗(Thomas E. Brown)博士是國際知名ADHD權威、是促進近代ADHD研究演進的重要學者之一,他強調ADHD患者諸多面向的困難根源於大腦前額葉所負責的執行功能有缺陷,因而導致患者「自我調節」很困難。

「自我調節很困難」的下場,往往就是當事人很難明智抉擇或取捨、老是無法在該做A事的時/地/情境下按表執行,而把生活活成一團亂,為此苦不堪言;而身邊有共同利益關係者(職場上司、同事)或生活伴侶也因而連帶遭遇事情老是失控發展,不解、憤怒、困惑等心緒進而接著來。

我的會談室中,很常聽到家長對孩子的質疑「你為什麼就不能控制好自己的行為!?」;更常聽到成人個案抑鬱自我控訴:「我知道我該做,但我就是沒辦法讓自己動手開始…」

我們多數人通常聽到這樣的發言時,難免會聯想或往這些方面去解讀:「他是故意的」或「她老是為自己的偷懶找藉口」,殊不知這些讓當事人感到極為痛苦的行為表象是真實有大腦功能缺陷所導致的。

布朗博士在這本書裡特別強調,ADHD患者的「自我調控」功能失調,除了我們最熟悉的行為調節不良(比如說,要從頭到尾規劃一件事有困難、無法抑制住當下情境不適合的動作反應)之外,實際上還包括調節情緒動機功能的缺陷。

一般大腦能有正常的「自我調控」功能指的是? Ans:「一件我知道我該注意或我該作的事情,不論我有沒有興趣,我仍有辦法調動注意力去注意它、我仍能設法啟動去把那件事情執行完成。」 那反過來說「ADHD患者自我調控能力有缺陷」指得是? Ans:「我雖然知道我該注意或我該去做,但一旦該事情無法引起我的興趣,或會帶來強烈負面情緒
感受,我實在提不起勁去碰它,或虎頭蛇尾了事。」


這會造成怎樣的結果呢? 我們常見即使是能力很好的成人ADHD患者都有明顯的情緒失調狀況。比方說:容易感到憤怒,覺得該停了卻完全無法順利將情緒從憤怒轉移開;容易感到挫折、恐懼、羞愧、悲傷而難以行動;因而加劇常見的拖延問題。

動機失調是更常讓ADHD患者身邊人困惑或因而所苦的狀況了。 比方說:家長不相信孩子真的有注意力缺陷的理由是「他如果注意力不好為什麼打電動就專注又好又久呢?」;成人患者他可能顯得只投入「他心有所屬」的某個工作事項上且生氣蓬勃,然而卻對於生活其他面向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