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不少時候,你覺得自己像一座孤島——被隔離,很孤獨
*推薦新書:何善欣著《謝謝你來到我身邊:這些年過動兒教我的事》


        在我的會談室中,成人注意力失調過動(簡稱ADHD)的個案每每讓我惋惜:ADHD特質的正確認識在台灣尚未普及,許多當事人生活遭遇困難,不僅自己不明白為何會這樣也得不到他人諒解;經年累月遭受責備、懲罰,沒完沒了…久了,就寧願自己隔離,孤獨起來。

        同樣感受,也常見於養育學齡期ADHD孩子的父母身上。台灣文化氛圍裡,孩子若有什麼不佳表現母親立刻會被責備「妳怎麼沒把孩子教好」。

        若有特殊需求的孩子,例如ADHD孩子,身為孩子母親的處境更是難上加難。除了照顧其他家庭成員、扮演好自己職場角色,她們還要設法處理ADHD孩子的行為、人際關係,以及成績的問題;要面對不認識ADHD卻愛批評指教的親友連番責難,也常要對其他家長道歉;要多請老師幫忙、要探求合適孩子的治療資源,自己也需要跟著學習。照顧這樣的孩子,家長不得不成為「超級母親」。

        ADHD孩子,頻頻闖禍不斷受罰,像是坐在失速雲霄飛車、手上卻沒有控鈕可以操作,實在無可奈何…這是因為大腦(前額葉區域負責的)自我調節功能較弱,所表現出的樣態。具有這種大腦特徵的ADHD孩子,看似行為不受控、情緒易暴怒、聽講不注意、犯錯不停止,實在是自己不容易成功調節而非故意放縱。

        研究發現,和養育一般孩子的家長相比,ADHD孩子的母親更加敏銳察覺孩子的行為和情緒,並且作出反應(註1)──與孩子同步,超級媽媽們也過起情緒雲霄飛車的人生。她們時時刻刻要擔憂孩子是否會傷到別人或自己,手機螢幕是否就要顯示學校來電;這樣緊張,難以承擔,有時不免又也氣憤孩子不能持續記取教訓,回過頭來再自責自己做不好一個家長,然後又心疼孩子每天在外面的世界重複掙扎和挫敗;心情是這樣經常劇烈起伏。
     
        前來找我的這些母親因為母愛親情多很願意學習,也都明白學習更多正確ADHD知識、更有效ADHD教養技巧很重要,她們更加用心與盡力,自己忍受的壓力和情緒負荷也就更高更重,因此,若突然又遭遇挫折很容易陷入強大負面情緒漩渦,難以自拔,也影響到學習的效能。

        超級母親需要超級堅強,也超級需要被協助。我觀察這些超級母親情緒卡關的常見主因是,過度忽略或妖魔化暫時的情緒反應,以及錯把客觀的艱難歸因成「我是一個無能的人/無能的家長」。如果這樣,就需要為自己先尋求專業治療,或是有這樣的認識,才能順利協助孩子。

        如果你想認識ADHD孩子,以及身為家長會是怎麼一回事;如果你正在困惑自己的孩子到底是一般好動,還是真的過動;或者孩子已經確認ADHD診斷,但是你在藥物治療和坊間各式訓練課程的選擇難以判斷,我推薦你閱讀這本書,本書作者善欣媽媽就跟多數家長一樣,是在遇上ADHD孩子後開始走解謎之路,她所分享拼出的ADHD圖像,能幫助你認識;這本書難能可貴,除了作者真誠開放自己內在多樣貌的感受,也因為作者特意對自己的ADHD孩子仔細觀察和思量,同時透過大量知識的吸收和自己的實際心得相互驗證。

        如果正在閱讀此文的妳正是ADHD孩子的家長,我想邀請你用閱讀這本書的時光溫柔陪伴自己。讓這本書作為連結彼此的橋樑;小島不再是孤島。也記得要好好謝謝自己,謝謝那個每一次因困頓而想逃離,卻願意一再走回孩子身邊可敬的你/妳。

臨床心理師分享時間

1.

        從本書中可以體會到,即便作者善欣媽媽擁有不少很好的內外在資源(非ADHD大腦、高教育水平、好的解決問題能力),她仍是經歷千辛萬苦,才能摸索出合適孩子與自己的路。
        我們別忘了一件事,ADHD有高遺傳性,因此確診有ADHD的孩子常是至少父母一方本身也有ADHD或衝動的特質傾向,這使得親職任務難上加難,我們或許能直覺式地去理解到,更多閱讀本書本身也有ADHD的媽媽或爸爸,即便有心有愛仍可能經歷到的是加以數倍的挫敗與無助心情——需要你我更多關心與支持。

2.

        當ADHD孩子獲得你我都需要的被理解、支持與愛,在家庭中給予合適引導,在需要的情況下獲得了專業協助或訓練之後,雲霄飛車不會變成瑞士火車,卻能新裝備有一枚「調速控鈕」。誠實告知,難免還會有失控時候,但到時有孩子的手,與你的手,能有力適時調節回來。

3.

         ADHD孩子送給大人什麼最特別的禮物?

         為了陪伴引導孩子走出適合孩子ADHD特質的路,可能不知不覺間,家長自己的世界觀也跟著寬擴開展,同步變得更勇敢、自信;拋棄必須和別人齊頭發展的錯覺,把人生活出獨一無二的新選項。



註1-參考文獻:
The ADHD Rollercoaster: Stressed Parents Need Help, Too


-購書連結-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不專心」跟你想的不一樣!——認識大腦執行功能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 最廣為人知的困難是「不專心」。多數人對此症狀的想像,還停留在一個坐在教室裏頭的「過動兒」對老師教的東西「心不在焉」

成人ADHD台灣現況:隱形的診斷

醫界發現過動兒如果沒有及早治療,有六成左右到了成人期仍然會有明顯症狀;因此,早點正確認識,就能早點開始學習管理你的ADHD。

但是,要能「早點正確認識」,不論在美國還是台灣,過去和現在,都還是困難重重。為什麼呢?

新書推薦: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

最近有一本ADHD主題的中譯新書即將上市,推薦給家有ADHD青少年、你/妳本人有或者伴侶有ADHD的對象。

這本翻譯書的原文作者湯馬士‧布朗(Thomas E. Brown)博士是國際知名ADHD權威、是促進近代ADHD研究演進的重要學者之一,他強調ADHD患者諸多面向的困難根源於大腦前額葉所負責的執行功能有缺陷,因而導致患者「自我調節」很困難。

「自我調節很困難」的下場,往往就是當事人很難明智抉擇或取捨、老是無法在該做A事的時/地/情境下按表執行,而把生活活成一團亂,為此苦不堪言;而身邊有共同利益關係者(職場上司、同事)或生活伴侶也因而連帶遭遇事情老是失控發展,不解、憤怒、困惑等心緒進而接著來。

我的會談室中,很常聽到家長對孩子的質疑「你為什麼就不能控制好自己的行為!?」;更常聽到成人個案抑鬱自我控訴:「我知道我該做,但我就是沒辦法讓自己動手開始…」

我們多數人通常聽到這樣的發言時,難免會聯想或往這些方面去解讀:「他是故意的」或「她老是為自己的偷懶找藉口」,殊不知這些讓當事人感到極為痛苦的行為表象是真實有大腦功能缺陷所導致的。

布朗博士在這本書裡特別強調,ADHD患者的「自我調控」功能失調,除了我們最熟悉的行為調節不良(比如說,要從頭到尾規劃一件事有困難、無法抑制住當下情境不適合的動作反應)之外,實際上還包括調節情緒動機功能的缺陷。

一般大腦能有正常的「自我調控」功能指的是? Ans:「一件我知道我該注意或我該作的事情,不論我有沒有興趣,我仍有辦法調動注意力去注意它、我仍能設法啟動去把那件事情執行完成。」 那反過來說「ADHD患者自我調控能力有缺陷」指得是? Ans:「我雖然知道我該注意或我該去做,但一旦該事情無法引起我的興趣,或會帶來強烈負面情緒
感受,我實在提不起勁去碰它,或虎頭蛇尾了事。」


這會造成怎樣的結果呢? 我們常見即使是能力很好的成人ADHD患者都有明顯的情緒失調狀況。比方說:容易感到憤怒,覺得該停了卻完全無法順利將情緒從憤怒轉移開;容易感到挫折、恐懼、羞愧、悲傷而難以行動;因而加劇常見的拖延問題。

動機失調是更常讓ADHD患者身邊人困惑或因而所苦的狀況了。 比方說:家長不相信孩子真的有注意力缺陷的理由是「他如果注意力不好為什麼打電動就專注又好又久呢?」;成人患者他可能顯得只投入「他心有所屬」的某個工作事項上且生氣蓬勃,然而卻對於生活其他面向比如…